彼岸花

爱发电lof同名
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盗笔bg】这种时候要叫老师 二

*内含解雨臣,教室pa,速来。


*全文走爱发电:彼岸花。


*日常ooc,不喜随时退出。


————————————


  吵杂的教室内,你坐在座椅上紧咬着唇瓣,身下……




  开,给我往城市边缘使劲开

【盗笔bg】这种时候要叫老师

*内含吴邪/张起灵,师生pa。


*全文走爱发电:彼岸花。


*日常ooc,不喜随时退出。


————————————


吴邪


  “那么,这里我们应该……”


  讲台上的他正举着一本历史书,身着一身宽松衬衣,身上的衣服扣子被严严实实的扣到了最上面。


  坐于台下的你额头冒着汗,双腿紧紧并拢着,攥紧的掌心被指甲印出一个个月牙形印记。



以下见爱发电:彼岸花


张起灵


  其实你有些不敢来办公室。


  举着0分试卷的你站在办公室门前这样想着。


  屈指轻叩屋门,门内传来一道淡淡的声音,“进来。”


  你推开门,视线环视一圈松了口气,还好,只有他一个人。


  “小哥……”


  你悄咪咪的看他一眼,将试卷缓缓放到他桌子上,他皱眉看了一眼,随即拿起笔来给你讲解起来。


  “这里……”


  纷纷扰扰的数学题一道也没记进脑子里,你的注意力全被身下的……






以下见爱发电:彼岸花

【凹凸世界乙女向】见习骑士杂谈录87

  纸条上记录的地点是一处相当发达的星球。


  江云疏曾因任务去过那儿,虽然只是匆匆两日,却也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无他,那里的招牌糖油饼实在太好吃了。


  “我看你来这完全就是为了吃吧。”


  赞德耷拉着眼皮看向手里正拿着一块糖油饼吃的正香的江云疏道。


  “因为真的很好吃嘛,你尝尝。”江云疏随手将手上的糖油饼递到他面前。


  赞德状似嫌弃的看了她一眼,“呜哇,不会是你吃不完了给我了吧?”


  话虽如此,少年还是低头就着她的手咬了一口。


  甜腻的味道直冲味蕾,赞德勉强咽下去,被齁的咳了两声。


  “咳,虽然早就知道你很喜欢吃甜的……但是这么腻的东西你也吃的下去?!”


  江云疏白了他一眼,拿回糖油饼悠哉悠哉的咬了一口,面色淡然的瞥了他一眼,“不识货。”


  “哈?!是个人都吃不下去吧!”


  午夜的钟敲响的时候两人终于找到了落脚的宾馆。


  正值旺季,这附近的宾馆都处于爆满状态,两人兜兜转转半天才找到一处较为偏僻的小宾馆。


  “诶哟,真不巧,就剩一间房了,两位不介意的话……?”老板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不,没关系,就这间吧。”江云疏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天无奈的说道。


  她实在不想再出去碰运气了。


  将行李安顿好,江云疏回身看向正懒洋洋的窝在床上的赞德。


  少年正打着哈欠的动作一顿,警觉道,“干嘛?”


  “换衣服。”江云疏回了一句,两指捏住衬衣的衣角往上提了提,笑着看向他,“你想看?”


  赞德立马翻过身去面对着墙,嘴上说着,“嗤,就你那二两肉,我……”


  未完的话顿住了,因为江云疏突然从后面握住了他的手,拉着他贴在了她的小腹上。


  “我的二两肉怎么了?”


  女性柔软温热的肌肤触感顺着掌心的皮肤直冲大脑,赞德的瞳孔骤然收缩,迅速收回手去一动也不敢动了。


  江云疏对他这幅模样施以嘲笑。


  换好睡衣,江云疏脱去鞋子爬上了床,掀开薄被钻了进去。


  早春还是有些凉了,薄被带着丝寒气泌入皮肤,江云疏打了个寒颤,朝背对着她的少年那边蹭了蹭。


  少年的耳根还带着丝红晕,江云疏无声的勾起唇角,抬臂从身后搂住他精瘦的腰身。


  少年人温热的体温良好的温暖了江云疏。


  满意的眯了眯眸,江云疏一条腿抬起搭在了他腿上,整个人如同只八爪鱼一般贴在他后背。


  “晚安,男朋友。”


  赞德绿色的发丝贴在她脸上有些微痒,江云疏蹭了蹭他的后脖颈轻声说着。


  不知过了多久,迷茫的意识中有人轻声应了一句。


  “晚安,小捣蛋鬼。”


  

怎么的,现在梦女乙女写点啥还要看你脸色了?自己眼睛不好使还来干吃饭砸锅的事,我直接给你两巴掌。

【凹凸世界乙女向】见习骑士杂谈录86

  “嚯,不论看几次这飞船也真是够气派的。”赞德摸了摸飞船泛着暗淡银色光亮的外壳啧啧称奇道。


  江云疏打开舱门率先走了进去,“当然,这艘飞船从设计到改装都是师傅一手完成的,用的可都是一等一的好材料。”


  赞德摸了摸下巴,感叹了一声,“唉——真是有钱人啊。”


  “少废话,快点走了。”


  圣殿所在的这颗星球四季变化十分明显,这个季节的草地已经十分茂密了,丛叠的野草爬上了石头铺设的道路。


  那位负责记录的老骑士仍然坐在那把藤椅上,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本书,江云疏瞥了一眼,是星际八卦。


  “哟,小云疏啊,好久没来了。”老骑士笑呵呵的抬眼看向江云疏说道。


  说着老骑士又挪移视线看向了她身后的赞德,“不过倒是经常看见你身后的这位呢,你们俩?”


  话说到最后时老骑士八卦的挤了挤眼,露出一副懂得都懂的表情。


  江云疏无奈笑了笑,随即回手一把抓住赞德的手将他拽到了前面,“介绍一下,我男朋友,赞德。”


  一脸懵逼的突然被拽过来的赞德呆了几秒,随即僵硬的朝老骑士挥了挥手。


  “诶哟,我第一次看见你俩的时候就知道你俩有戏,老头子我看人还是很准的。”


  老骑士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乐呵呵的抚了抚白色的胡须,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


  “创世神会祝福你们的。”老骑士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赞德撇了撇嘴,问道,“那您还能看出什么?”


  老骑士看了一眼赞德,一脸高深莫测的回道,“我还能看出来,你以后肯定是被管着的那个。”


  赞德:?


  “不是吧老大爷,她能管得了我……噗!”赞德双臂环胸正说着,江云疏一个肘击打断了他。


  “说起来您知道骑士长去哪儿了吗?我们有一个任务要找他。”江云疏笑着开口说道。


  老骑士挑了挑眉,“什么任务?”


  骑士长的行踪可是大事,不能轻易告诉他人。


  江云疏露出一个无奈的笑来,“其实是菲利斯师傅,他最近得知了骑士长以前经常去我师傅家……咳,当说客,所以就……您懂吧。”


  老骑士立马露出一副我懂,我都懂的表情,从桌子底下翻出一张纸来递给江云疏。


  “威尔斯那家伙,平时没什么大毛病,就是爱操心了点。”


  江云疏点了点头,“我知道分寸。”


  临别时老骑士叫住了江云疏。


  “你师傅的事,我都知道了,人啊,最终还是要往前看。”说这句话时老骑士一瞬间仿佛都苍老了很多,整个人窝在藤椅里,身上散发着一股腐朽的气息。


  随后,他又直起身子,郑重的说道,“可无论如何,创世神都与你同在。”


  江云疏顿了顿,随即同样挺直了腰背回道,“创世神与我们同在。”


  

  


  


  

【凹凸世界乙女向】见习骑士杂谈录85

  再度回归克罗埃星,江云疏并没有急着再度启航——起码在查清楚之前她不准备离开。


  毕竟谁也不想自己出门打拼结果回来发现自己家被人掏了。


  “最近接任务时没有看到威尔斯骑士长呢。”你接过菲利斯递来的盘子拿毛巾仔细擦干,状似不经意的提起。


  菲利斯目不斜视的继续清洗着浸泡在水里的碗筷,“他啊,最近好像出去了吧,上次他顺路来传达任务的时候提了一句……怎么想起问他。”


  江云疏笑眯眯的将盘子放回橱柜,“因为突然想起骑士长以前似乎还去过师傅家当说客——”


  咔嚓声响起,江云疏看着菲利斯面无表情的将手中的饭碗捏的支离破碎。


  “威尔斯——!”


  江云疏默默后退几步,虽然只是想转移一下菲利斯的注意力,但似乎劲有点大了。


  清理了碎片和菲利斯因为生气而掉了一地的毛发,江云疏转身溜溜哒哒的朝赞德与安迷修的房间走去。


  屈指轻扣了扣房门,江云疏等待半晌高声道,“我进来了——”


  江云疏抬手推开房门的时候赞德正屈腿踹着上方的床板,安迷修躺在上面跟条咸鱼一样被颠起来又翻过去。


  视线一斜,赞德原本玩的正嗨的表情僵在了脸上。


  “云、云疏——”安迷修迷迷糊糊的坐起身子,木制的围栏本就不算高,安迷修一个晃悠便一头栽了下来。


  一把捞住安迷修,江云疏拍了拍明显已经被烙饼烙迷糊了的小师弟,一脸微笑的朝赞德走去。


  赞德连连后退:警觉.jpg


  然后一手揪着他的衣领给他拖了出去。


  “干什么干什么?!小江我警告你啊我……”


  赞德会那么容易被拖走吗?不可能,所以他选择死扒住门框。


  “来,我们来谈谈理想。”江云疏面上笑的温柔,手上丝毫不手软的将少年扒在门框上的手指一根根扒下来。


  “我——!”


  坐在椅子上看着师兄被拖走的安迷修:?


  木屋不远处有条小溪,江云疏夏天的时候很喜欢光着脚下水。


  没什么别的原因,只是单纯的喜欢而已。


  放开提溜着赞德的手,江云疏自溪边坐下。


  “菲利斯师傅说威尔斯这两天出去了,不在圣殿。”


  赞德理了理被她揪皱了的衣襟,长叹一口气坐在江云疏旁边,屈起一条腿手臂随意的搭着,“换成是我,我也不在圣殿等着被发现。”


  “所以,现在怎么办?”江云疏瞟了他一眼。


  “明天中午去圣殿问问,应该会有消息。”赞德漫不经心的摆了摆手,随口说着。


  “哈——天也不早了,早点睡觉吧,别成天想些有的没的。”赞德起身拍了拍江云疏的肩,江云疏眯眼冷哼一声。


  脚腕猛地发力,江云疏骤然弹跳而起一把勾住赞德的脖颈整个人挂在了他背上。


  赞德被她突如其来的重量给压的惯性往后出趔了几步,稳住身子探手揽住江云疏的腿弯。


  “诶哟,该减肥了啊小江。”赞德夸张的诶呦呦叫了起来,江云疏闻言冷哼一声,手臂紧缩,勒的赞德直翻白眼。


  “重不重?”


  “咳咳咳,不、不重、放手——”

【盗笔bg】噩梦难消

*内含四美。


*送礼解锁黑瞎子。


*日常ooc,不喜随时退出,爱发电lof同名。


———————————


吴邪


  再度从噩梦中惊醒,你猛地从床上坐起身来。


  梦中的惨状仍然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你大口喘息着,整个人如同被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怎么了?”


  剧烈的动作惊醒了你的枕边人,吴邪撑起身子揉了揉惺忪的眼。


  在注意到你的状态时一愣,随即将你搂进怀里轻声安抚。


  “做噩梦了?不怕不怕。”


  暖黄色光亮的床头灯被打开,你窝在他怀里逐渐平静下来。


  “吴邪,我梦到你肺出问题那段时间了。”


  原本轻拍着你的手一顿,随即再度拍了拍你。


  “没事了,已经过去了。”


  眼皮渐沉,你于他怀中再度陷入梦乡。









张起灵


  青苔遍布的地砖,殷红滴落的鲜血渗透进墓砖的缝隙,不知生死的恋人。


  你于噩梦中惊醒,汗水打湿了你的睡衣,沾湿了你的额角发丝。


  小哥的感官一向敏锐,几乎是在你呼吸变得急促的瞬间便睁开了眼。


  在睁眼见到他的一刻你一愣,随即起身上上下下的检查了一番。


  见他全身上下没有受伤的痕迹你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


  平稳的声音在你耳畔响起,带着安全感让你原本剧烈波动的情绪迅速平静下来。


  你咬了咬唇,埋头往他怀里拱了拱,熟悉的心跳声安抚了你的情绪。


  “我梦到你死了,就在墓里。”


  强健有力的胳膊环住了你的腰身。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泪水湿润了眼角,你颤着声说着。


  “不会的。”


  静谧的夜里,你听到他这样说道。










解雨臣


  你的恋人钱赚的多工作也多。


  对于加班这种事你已经见怪不怪了。


  困意渐渐涌上,你撑着头一点一点的点着头,终于抵抗不住的一头趴在桌子上沉入了梦乡。


  梦中的事物光怪陆离,你一觉醒来仅仅只记得那股恐惧感。


  带着他气息的衬衫自身上滑落,你心脏跳的厉害。


  “怎么,做噩梦了?”


  埋首于文件中的男人抬起头来看向你,你眨巴眨巴眼,呜咽一声跳起来扑向他。


  稳稳的把你抱了个满怀,解雨臣抬手抚了抚你的长发。


  埋首于他脖颈处,你如同一只小奶狗般来回磨蹭。


  “什么时候做完工作啊——”


  他轻笑一声,问你,“困了?”


  你蹬了蹬腿,眨巴着眼睛透过办公室的窗子看向楼下的鸭脖店。


  “想吃鸭脖了。”


  于是他便将你搂住了腾出一只手来继续处理剩下的文件。


  “看来为了让你早些吃上鸭脖我要努力了。”

【凹凸世界乙女向】见习骑士杂谈录84

  骑士团的团长江云疏曾经见过。


  那是一个时常冷着张脸的人,做事一向干脆利落,年幼时的江云疏却是见过他另一面。


  彼时的江云疏才刚入师门不久,骑士团团长便前来登门拜访。


  那时的顾燕思没给他什么好脸色,见他来了也只是颔首。


  “还生气呢?”


  那个男人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浮现出几分无奈。


  “菲利斯那也是有原因的,你说你俩这么多年的情谊……”面容英俊的男人坐在顾燕思的对面苦口婆心的说着。


  砰!


  顾燕思的手重重的拍在了沙发扶手上,昂贵的实木扶手瞬间化为湮沫,额头青筋暴起骂道,“威尔斯,再跟我说他我就把你第三条腿掰断!”


  威尔斯抽了抽嘴角,无奈道,“别生气别生气,生气容易长皱纹。”


  “给你三秒钟滚出去。”顾燕思手中长剑浮现,指着威尔斯的鼻子骂道。


  “好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威尔斯双手举起,视线一转落在一旁的江云疏身上。


  “这就是你新收的小徒弟?”


  冰蓝色的长剑化为数据消散于手中,顾燕思瞥了他一眼嗯了一声。


  “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威尔斯笑眯眯的问道。


  江云疏眨了眨眼,开口答道,“江云疏。”


  威尔斯摸着下巴念叨了一阵,大掌摸着她的头,“江云疏,真是个好名字啊,要好好努力修炼将来成为一名合格的骑士啊。”


  江云疏的头被他的手压的直往下低,一旁的顾燕思闻言却是冷冷的哼了一声,“少来管教我徒弟。”


  威尔斯无所谓的耸耸肩,微抬的手腕上露出一道蜿蜒的黑色痕迹。


  江云疏一愣,目光落在那道痕迹上,那似乎并非伤痕,却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似是注意到了她的视线,威尔斯低下头顺着江云疏的视线看了过去。


  威尔斯的脸色变了变,最终还是笑着拍了拍她的头。


  威尔斯并没有呆多久,很快便离开了,江云疏站在门口目送那位骑士挺拔的身姿逐渐消失在远处。


  “那家伙还算不错。”


  身后传来一道声音,江云疏转过头去,顾燕思正斜靠在门框上懒散的看向远方。


  “就是话太多了。”顾燕思闭了闭眼。


  江云疏笑了笑。


  空气静默了半晌,顾燕思再度开口,“他刚才说的那些你不必太在意,做你想做的便是。”


  江云疏反应了一会才意识到她是在说刚刚威尔斯所说的关于骑士的事。


  “师傅不希望我成为骑士吗?”江云疏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


  晚秋的风穿过门扉,顾燕思看了她一眼,扭身回去了。


  “要走什么路,难道不是要看你自己吗?”


  


  

【盗笔bg】兔子进行曲

*内含四美。


*全文走爱发电:彼岸花。


*日常ooc,不喜随时退出。


————————————


吴邪


  你的男朋友最近有些不太对劲。


  秋日的风吹过窗外的树,发出细碎的沙沙声,你撑着脸坐在餐桌前看着对面明显心不在焉的吴邪。


  原本精神抖擞的棕色兔耳朵如今萎靡的耷拉了下来,扒拉了两口饭便草草结束了午饭。


  “你最近怎么回事?”


  眨眸看他模样,你皱眉问他。


  吴邪懒散的抬眸瞥你一眼,随后朝你勾了勾手指,你挑眉。


  附耳过去倾听,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你的耳畔。


  “我发Q了。”


 以下见爱发电:彼岸花。









张起灵


  黑白交杂的兔耳朵每当有什么动静时便会敏锐的竖起。


  你当真是爱惨了他头顶这对软乎乎的耳朵。


  “小哥。”


  你眨着眼盯着他头顶的耳朵,他垂眸看了你一眼,随即心领神会的低下头来。


  柔软的兔耳乖顺的垂下,你笑眯眯的伸手捏住。


  毛绒的耳朵触手柔软温热,你忍不住揉捏了几下。


  掌下的男人突然发出一声闷哼,你一愣。


  平日里淡漠的男人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衣衫露出的皮肤上也泛起不正常的红来。


  悻悻的松开手,你抽了抽嘴角。


以下见爱发电:彼岸花。









解雨臣


  你的兔子先生最近状态有些下滑。


  撑头看向强打起精神来认真办公的男人,你悄悄的从后面一把抓住他头顶的耳朵。


  解雨臣浑身一颤,随即无奈的抬手将自己的耳朵解救出来。


  你双臂勾在他脖颈上,整个人趴在他背上,胸前的柔软剐蹭着他的背部。


  纤细的手指顺着背部抓上了他毛绒绒的短尾。


以下见爱发电:彼岸花


  







黑瞎子


  这位显然不是个能憋的住的主儿。


  在意识到自己的发Q期来临时便早早跑到了你家。


  “黑瞎子!你在干什么!”


  刚回到家的你看着躺在你床上把你床给搞得不成样子的人怒吼。


  “嗯?”


  床上的人懒懒的抬了抬原本耷拉在枕头上的兔耳。


  你被气的不行,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耳朵。


  “嘶——别揪别揪,疼。”


  他不着调的说着,面上的表情却是没什么痛苦。


以下见爱发电:彼岸花。

【凹凸世界乙女向】见习骑士杂谈录83

  晚间谈话并没有持续多久。


  知晓了这件事后江云疏反倒是比想象中的要平静的多。


  或许在心里她早就已经有过这种猜想了吧。


  江云疏这样想着。


  夜风吹起她的衣衫时她突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在模糊的记忆中江云疏猛然回想起,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见到这种散发着不详气息的黑色物质了。


  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彼时的江云疏同顾燕思一起前去一个偏远星球镇压叛乱。


  那颗星球十分古怪,叛乱者浑身散发着不详的气息,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理智一般不要命的向她们冲过来,哪怕锋利的剑刃从他们的身上划过也依然无动于衷。


  战后,江云疏在那些人的身上搜寻到了一块与今夜所见的黑色碎片相仿的东西。


  那块碎片已经非常小了,仿佛已经被耗尽了能量般,只有她指甲盖大小。


  她捡起了那块碎片,细小的碎片刚一入手便发出滋滋的声音,江云疏下意识松开了手,即便如此手上的皮肤也被灼烧的泛出一块焦黑。


  伴随着刺痛感而下意识发出的尖叫声吸引来了顾燕思,她的目光在落于江云疏掉落在地的碎片时凝固了。


  那一刻顾燕思的眼神变得十分可怕,她紧咬着牙上前来握住江云疏的手,在确认她只是被灼烧了手掌时定定的看了她半晌方才放开她。


  “师傅,这是什么?”江云疏揉着生疼的手看向正蹲下身用布料小心包裹住碎片的顾燕思。


  那时的顾燕思背对着江云疏沉默了半晌,随即淡声回道,“是命。”


  江云疏眨了眨眼,不解道,“什么命?”


  “我的命,你的命。”


  平日里不着调的师傅在那一刻突然收起了一切表情,冷着一张脸突然回首说道。


  彼时的江云疏仍未理解顾燕思话中的含义,只是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便不再追究。


  这段记忆现在已经并不清晰了,若不是赞德今日拿出了那块碎片,江云疏可能也想不起来。


  如今看来,顾燕思应当是知晓些什么的。


  手中紫光闪烁,透明晶体再次出现于手掌之中,江云疏手腕翻转,手中晶体扭曲变换,最终变为了一柄巴掌大的长剑。


  定定的看了手中之物半晌,江云疏吐出一口浊气。


  “师傅啊……”


  轻声的呢喃飘散于夜间的晚风之中。


  午夜的蛙鸣终结于清晨的风中。


  江云疏伸了个懒腰,推开房门步入厨房。


  菲利斯早已站在那儿开始了忙碌,江云疏自然的走过去抽出架子上的菜刀,将案板上的蔬菜切丁装入盆中递给菲利斯。


  早饭的香气勾人心弦,直到安迷修将饭菜摆好赞德方才打着哈欠一副懒样的走出来随意坐在椅子上。


  江云疏瞥了他这副没骨头的样子一眼,将一晚汤放在他面前,漫不经心的笑道,“多喝点,补补,治肾亏。”


  一旁刚喝了一口汤的安迷修一噎。


  赞德瞟了一眼面前飘着一层油花儿的汤,眉头一跳,咬牙切齿的一字一顿道,“那可真是多谢我女朋友的关心了。”


  “不客气。”江云疏微笑以对。